“庙算”得出胜算之后,开始为战事做准备。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辎重、兵器盔甲、士兵招募训练(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车马、兵器、盔甲坏了要修,需要备上漆、油、革等材料,每日都要消耗大量钱财。这些都准备妥当,军队方能开拔。战争打的一直都是综合国力。

战事开启后,必须尽一切力量确保最后的胜利,而且越快越好。两军对垒,所谓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刚开始士气最盛,时间越久,士气便会越加低落;攻城更甚,久攻不下的话,钱粮消耗会越来越大,势必渐渐掏空国家的财力、物力、人力。如此,第三方趁虚而入,腹背受敌,国家危矣。所以,兵贵神速。

最好的方法便是“借”,取用于国,因粮于敌。如果频繁从国内征兵、征粮,百姓负重不堪,财源枯竭,从而导致国力空虚。所以“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鼓励士兵夺取敌方物资,善待俘虏,争取为我方所用。

所以“战争在于迅速结束,而不在旷日持久(故兵贵胜,不贵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