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生来是为了炫耀,所以将金钱列为目标。”

有人说:“存在是为了比较,所以为名利勾心斗角。”

人世间本没有复杂纷扰,只有庸人才自寻烦恼。

我想是人们的心太过于浮躁,已背离正确的人生信条。

我慢慢地走着、静静地思考,我在寻找——寻找一种强大的精神来将迷惑的世人引导。

突然我看到——在路旁的石缝中生长着一株野草。

它孤独又丑陋、瘦弱又渺小,仿佛一阵风也能将它轻易地吹倒。

然而它却昂着头、挺着腰,欲对抗任何的轻视与嘲笑。

嘿·野草,神秘的野草;我停下脚步向你请教:“在这恶劣的环境中,你是怎样度过煎熬?”

你说:“只要心中存真善,生活会美好;只要意志够坚定,困难会赶跑。”

野草啊野草,乐观的野草。你不羡慕大树枝繁叶茂,也不嫉妒大雁飞入云宵。

你说生存各有轨道,做好自己才最重要。你说生命是享受过程,只要努力开心就好。

你说这里是你的城堡——

有蜻蜓来回盘绕,有蛐蛐哼着歌谣,有野花做你新娘,有露珠当成珍宝。

野草啊野草,顽强的野草。你忍受着风霜寒冻与日晒火烤,你忍受着暴雨击打与臭虫叮咬。

你从不低头认输,也绝不哀号哭闹;你只会对着天空狂啸:

“来吧,猛烈的风暴,让我抖一抖身陪你在大地上舞蹈。”

“来吧,愤怒的雷霆,让我摇一摇头偏偏无视你的警告。”

就算你把我摧残,将我焚烧,我也不会屈膝求饶。

因为我有生生不灭的细胞,我的种子遍布在天崖海角!

是呀,智慧的精灵。在你身后还站立着成群的野草。

它们向往自由的生长,追逐灿烂的阳光。

即使经历过无数次挫折依然充满希望;即使在每一个寒冷的夜晚,仍泛起微微的亮光。

那是对幸福深深地渴望。如同古老而优秀的中华民族,正昂扬走在复兴的路上。

迎着东方文明那耀眼的光芒,奔向伟大的、无与伦比的繁荣与辉煌。

已不再失落,已不再彷徨!

我的诗歌整体都充满了十足的正能量:既可带你进入精神欢乐之天堂,又可带你深入灵魂感伤之地狱。那感伤可使人洗涤心灵之杂念,那欢乐可使人升华高尚之品格。

我的每一首诗歌都是通过精心的打磨且反复的提炼而得来的,我将流行音乐的元素和中国古典诗歌的精华以及古今散文的结构和西方诗歌的特点相结合,开创出意境优美、韵律流畅、主题明确、文字简洁、情感生动、气质凸显、逻辑缜密、叙事完整的全新诗歌流派!

我的诗歌创作风格爱使用排比、对偶、重叠、白描、以及大量的比喻,善营造出唯美的视觉盛宴,并具有很强的音乐质感。既不同于古诗之简短与格律之呆板,也不同于现代诗歌之散乱与曲调之缺乏。风格自成一派,于是我将之命名为“流行诗歌”,希望我的诗歌可以开历史之先河、引时尚之潮流、像流行音乐一样的流行起来,振兴华语诗坛,代表中国文学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