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时辰

楼上有个小孩子在弹钢琴,

反复弹一支简单的曲子。

——部分已熟练,部分尚生疏。

我听着,感觉此刻的生活,

类似这琴声变调后的产物。

我的母亲和伯母在隔壁闲话,

谈论着琐事,和她们敬仰的神。

河水从窗外流过,

那神秘、我不熟悉的控制力,

知道她们内心的秘密。

墙上挂着祖母发黄的照片,

白皙的手,搭在椅子黝黑的扶手上。

她年轻而安详,像在倾听,

也许她能听见,这琴声深处

某种会反复出现的奇迹。

by:胡弦

空气中的母亲

现在,母亲已什么也不是,母亲只是空气

空的,透明的,荒凉与虚无的

空气中的母亲,不公开,不言语,不责怪

一张与我有关的脸,有时是多的,

有时是少的

现在,母亲已什么也不是,母亲只是空气

摸不到,年龄不详,表情摇曳

空气中的母亲,像遗址,像踪迹,

像永远的疑问

够不着的母亲,有时是真的,有时假的

现在,母亲已什么也不是,母亲只是空气

飘着,散着,太阳照着,也被风吹着

空气中的母亲,左边一个,右边也一个

轻轻喊一声,眼前依然是空空的空空的

by:汤养宗

背着母亲上高山

背着母亲上高山,让她看看

她困顿了一生的地盘。真的,那只是

一块弹丸之地,在几株白杨树之间

河是小河,路是小路,屋是小屋

命是小命。我是她的小儿子,小如虚空

像一张蚂蚁的脸,承受不了最小的闪电

我们站在高山之颠,顺着天空往下看

母亲没找到她刚栽下的那些青菜

我的焦虑则布满了白杨之外的空间

没有边际的小,扩散着,像古老的时光

一次次排练的恩怨,恒久而简单

by:雷平阳

秋天的葵花

沿途是秋天的葵花

我的母亲看不到了

还有我的父亲

也看不到了

他们在逐日渐凉的黄土下

早已变成了白骨

活着的时候

他们每人抱着一个葵花头

像两只啄食的鸟

把一粒粒葵花籽

掰下来

有时喂到自己嘴里,有时喂到

对方的嘴里

谁能说

这只是相依为命,不是爱情

by:杨森君

母亲从不说爱我

当我在纸上

写下:

我爱我母亲。

我母亲

不识字,她用一直

活着

回应我

by: 梁文昆

母亲

失去了父亲之后

母亲心思都放在菜上

进了菜园,她就是女王

安慰每一个长势不好的冬瓜

责怪父亲一样,责怪久旱不雨的老天

因为高速公路通过

母亲失去了土地

有一次回家

目不识丁的她,正坐在鸡笼前

翻看我的诗集

by:刘年

冬青树

我在冬青树上睡了一宿

那年我五岁

被父亲赶上了冬青树

我抱着树干唱了一会儿歌

夜鸟在竹林里振翅

我安静的时候它们也安静了下来

我们都安静的时候

只有月亮在天上奔走

只有妈妈倚着门框在哭

by:张执浩

汲水的人

一只白鹭在井台边弯腰汲水

那是身着裙装的母亲啊

风中的容颜盛开 多么好看!

一条道路将一个早晨的光芒

送到远处的村庄

清水之中的天空

梦幻一样晃眼

在母亲的凝望中 深邃得

像一片不可多得的幸福

从少妇到老年 白鹭飞离

花朵在井台边早已沦落

啊 母亲 水中的天空击碎多少次

你就痛苦多少次

干渴的家园依然干渴

裂开弟弟娇嫩的嘴唇

养我生灵的血 水啊

像品质一样清澈的血

母亲用一生辛劳编织的篮子

是一只空心的篮子

弯腰汲水 四十年

在回返的途中

一一洒落

by:廖志理

在鲁西北

我不敢冒犯一块土地,我的母亲睡在土里

我不敢冒犯一棵庄稼,我的父亲种下它们

我也是他种下的。生下来,就接受泥土的教育,安插在土里

我的尊严也在土里,它让我拒绝天上的事

一生都俯着身,做地面上的草

by:臧海英

从前的雨

要下雨了

把窗子关上

外屋的门关上

我们坐在炕里很安全

外屋的柴不湿

下屋的米不湿

鸡鸭早早赶进架里

雨点噼啪打着院子的干土

篱笆上牵牛花垂下头

杨树枝子上下动

燕子飞高

我们老老实实

守着做针线活的母亲

守着窗子

和小园更绿的菜叶

等地里的父亲哥哥湿淋淋回来

by:徐书遐

又一问

人群中,又有人问起我

你母亲的身体如何

又一次,母亲

被我从远处,拉回来

又一次,露出

她的笑容,又一次拉着

我的手,说

妈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