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阴》是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所作的一首词。当时李清照的丈夫赵明诚游宦在外,作者生活孤寂,思念甚深,便用婉转含蓄的笔调,作了此词,表达无比深笃的相思之情。

历代文人墨客抒写女子相思之情的佳作甚多,但此词写相思之情,用喻新奇,不露,不俗,含蓄蕴藉,颇值得揣摩品味。

全文内容单纯。上片描写渲染了闺中环境,烘托孤寂,诱发相思。前两句“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写的是白日之景,同时也透露了作者的内心感受。秋天日长,从清晨薄雾到入暮浓云,时光难以消磨,因而为之生愁。看铜炉的香料慢慢地燃尽,更令她觉得时间难捱顿生愁思。“永昼”“销”让人感觉时间漫长,愁思凝重。“佳节又重阳”三句,写的是秋夜之景。又到佳节,说明时光流逝,可时过境迁,今非昔比。往年的夫妻对酒赏月,今朝却成了“半夜凉初透”。“佳节又重阳”一个“又”字说明这种节日思念亲人的愁情不是第一次出现,更使愁之深,愁之苦。“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既是实写又是虚写。实写天气渐渐转凉,虚写心中因为思念远方亲人而产生凉的感觉。一个“凉”字写尽了孤寂,折射了相思。由此看以看出,作者虽然处在舒适的环境中,但由于爱人不在身边,玉枕寒凉,只能平添惆怅、相思之情在不经意中已流露出来。

下片借黄昏把酒赏菊,仿古人而遣今意,尽现相思之情,开头“东篱把酒黄昏后”,写重阳对酒赏菊,转换空间,由室内到庭院。“东篱”指地点,也是菊花的代称,语出陶渊明《饮酒》诗中“采菊东篱下”句,“有暗香盈袖”是从《古诗十九首》中“馨香盈怀袖”脱化而来。两句暗含佳节思亲情绪。至此词人虽未明言感时怀人心绪。但她的孤独寂寞之感,伤时叹逝之情,已寓于字里行间。一个日夜想念丈夫,愁情满怀的少妇形象已刻画出来。词作最后三句感情迸发,更加激烈。“莫道不消魂”运用了发问法,醒人耳目,直抒离别的极度悲苦。“帘卷西风”是西风卷帘的倒文,既写景又写人。秋风袭来,帘子卷起女词人更觉得形单影孤,于是发出“人比黄花瘦”的感叹。“人比黄花瘦”既摹形,又传神具有深入人心的力量。“瘦”与“愁”字相呼应,因为有刻骨的离愁,才有无尽的相思,才会衣带渐宽,腰肢瘦损,人似黄花。“为伊消得人憔悴”之意自在其中。

以人比花,并不始自李清照,如康与之就有“人瘦也,比梅花,瘦几分”句,但由于李清照词中的黄花是眼前之物,即景设喻,极其自然。且菊花多长、垂,易与“瘦”联系,再加菊之品格与作者精神有相通之处。用黄花喻人瘦既新奇又可见其形,亦能传其神,并能传达特定环境中特定人物的特定情感,富有创造性。故而成为千古传诵的名句。

全词委婉含蓄,虚实相合,情景交融,设喻新颖。通篇无一思字,却尽现为爱人“瘦比黄花”的相思之情,真可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附:

醉花阴

李清照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