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 陆游

《关山月》是汉乐府旧题,为“横吹曲”,十八曲之一。

这首诗是公元一一七七年陆游在成都时所作,时年五

十三岁。诗用乐府旧题,写现实感慨,借守边士兵的口吻,写出十五年来宋朝统治者对金人的屈服,将军们只知道欢娱歌舞,寻欢作乐,战马死了,武器朽了,士兵们的头发白了,征人的尸骨横躺在沙场,壮士火热的爱国之心被埋没了。请看这首诗的原文:

和戎诏下十五年, 将军不战空临边。 朱门沉沉按歌舞, 厩马肥死弓断弦。

戍楼刁斗催落月, 三十从军今白发。 笛里谁知壮士心? 沙头空照征人骨

中原干戈古已闻, 岂有逆胡传子孙! 遗民忍死望恢复, 几处今宵垂泪痕。

词语赏析:

“和戎”,“戎”,古代汉族人对西北民族的通称,诗中指金人。“诏”,皇帝的命令。公元一一六三年,宋孝宗以王之望为金国通问使,进行议和,次年订立和约。自订和之日至作者作此诗时己经有十五年。

“空临边”,白白地、枉自。“边”,边疆。

“朱门”,古时候达官贵人,门前用朱漆,这里指统治者。

“沉沉”,形容屋宇重深。“按歌舞”,按着节拍唱歌跳舞。

“厩马”,指官马。“厩”,马房。“肥死”,由于不打仗,马养肥了,肥死了,老死了。

“戍楼”,防守边界的哨楼。“刁斗”,军中打更用的武铜器。“催落月”,时间过得很快。

“笛”,竹做的乐器。王昌龄《从军行》中“更吹羌笛关山月”。在《关山月》这首曲调中,寓有壮士报国无路的悲哀,这种心情有谁能理解呢!

“沙头”,沙上·战场。

“中原”,这里指淮河以北以河南为中心的金人所占的地区。“干戈”,古代兵器,诗中指战争。

“逆胡传子孙”,金人自太祖阿骨打建立金国,其后入侵中原北宋灭亡,至此已传国五世。诗中是说哪能让金人的统治一代代地传下去,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遗民”,金人占领区的人民。

试译如下:

从和戎议和以来,

到现在已经十五年了,

守边的将军不与敌人作战,

枉自在边疆“驻守”

达官贵人仍然欢歌跳舞,

过着荒淫的生活,

战马养肥了,老死了,

战士的弓箭好似断了弦一般朽了,

战士的头发白了。

这刁斗一日复一日地吹着,

十五年转眼就过去了。

在笛子的《关山月》声中,

吹出的是壮士报国无路的悲哀。

这种悲凉的心情,

有谁能理解呢?

战场上摆放着,

昔日战士们的尸骨。守边

战士们的头发已经白了,

当年战斗的情景,

历历在目,

难道要让敌人的统治,

一代一代传下去吗!

敌人占领地的人民,

渴望恢复祖国山河,

今天,到处都能看到,

他们伤心的泪痕。

作者生活在我国宋金对峙,民族矛盾尖锐南宋王朝国势危急的时期。幼时因金兵南侵,随家逃难,备受战乱之苦。中年曾至川陕一带较长时间参加军旅生活,进一步激发了他的抗敌决心。“扫胡尘”、“靖国难”是他的志向和理想,甚至临死还念念不忘恢复中原的大业。他的大量爱国诗篇慷慨激昂,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表达了中原人民统一祖国的愿望。

这首诗表现了对腐朽无能的统治者的痛恨,歌咏了广大士兵誓死报国的敌忾心情。诗的最后更指出金统治者的命运不会长久,敌占区人民正含着眼泪,渴望恢复。于悲愤中表达了诗人坚持抗敌痛斥投降的鲜明立场,也是陆游诗的代表作之一。

今天,读这首诗,一定会激发读者的爱国热情,将作者热爱祖国河山,捍卫祖国河山的精神和思想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并且发扬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