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的时候,他暗恋上一个女子。

那女子生得极美,肌肤若玉,乌发如瀑,莺语妖嗔,一举手一转身,无不透出她的可爱。

而他,只傻傻地,用目光追逐她的背影,甚而,只要目光里有她,他的心就被幸福溢满,快乐得颤抖。

于是他开始偷偷写诗。一字字,一行行,一页页,都是她的影子,他的爱慕……

他又开始投稿。那时候诗歌还很吃香,诗人是顶金色的桂冠。他想,只要我第一首情诗发表出来,我就会给她看,然后告诉她,我喜欢她。

然而,一封封邮出的信,偶尔换回的,是一张张退稿信,大多数,就遗散在了远方,没有任何回音。

写了好多年。他终于放弃了写诗,却成了远近闻名的小说家。

也发生了好多事。她嫁人,他结婚。高天流云,人聚人散。而他的暗恋,她终究一点不知。

在他30岁时候,忽地收到一封信,是诗歌杂志社寄来的新出的杂志,翻开,他的一组诗,赫然其上,其中一首《致GY》,竟是十多年前写给她的情诗!

那一刻,他想笑,眼里却涩涩的。他不知道,是谁,在跟他开了一个10年的玩笑?

而那个他暗恋很久的女子、他曾经一见她的身影就颤抖的女子——现在,她竟是他的同事,每天坐在他的旁边。

他着意看了看她。她如今有些胖,正站着和领导说话。领导坐着,她下意识地不安地微微弯着腰。他从背后看到她这种极不自然的体态,怔了好一阵子。

他在想,到底怎么回事,我曾经,真的那么痛心疾首地,喜欢过眼前这个女人吗?

他不知道。也许流年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