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的明媚总会被四季轮回,乌黑的头发总会被岁月染白。弹指一挥间我已是年过半百之人,岁月如梭也。不知不觉之中,又到了自己的生日,而且还是本命年,时光真是太快了。孩子们说,爸爸一生辛苦操劳,今年一定要给爸爸过一个像样的生日宴。

生日就是人生路上的一个个年轮,说明自己又长了一岁。我出生在农村,一生走过艰辛拼搏的道路,苦过、累过、伤过、爱过、痛过、悔过、笑过、也哭过……过去的一切一切都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对于过生日来讲,我没有什么讲究,心想自己也快退休了,孩子们有这份心情,在一块热闹热闹、享受一下天伦之乐,未尝不可。

我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当时正值困难时期,家庭主要是以地瓜为主食。那个年代的人都是啃着芋头(地瓜)长大的,什么是奶粉面包没有听说过。我们家兄弟好几个,当父母的能让我们吃饱饭就很不容易了,哪有什么过生日之说。因此,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过过生日。倒是随着我的孩子的降生,每年的生日都要在饭店办一场,一家人高兴高兴。一对儿女,给谁过不给谁过,兄妹俩都会撅着小嘴提意见的。再加上内孙外孙的降生,每年要办好几个生日宴,更是给我的家庭增加了不少乐趣。

春节之前,女儿就跑到商场买了一身红色的衣服给我,说是本命年穿红色的衣服辟邪,日子就要红红火火。儿子儿媳也都忙活着如何操办生日宴,光是定哪个饭店就讨论了好多次。我也认为自己奋斗一生,年轻时求学高考压力大,上班后兢兢业业,一心扑在岗位上,生怕工作干不好。节假日、业余时间搞点创作,可以说一生刻苦追求,靠个人奋斗改变命运,从来没敢懈怠。家里外面天天忙,在不知不觉中,便步入了退休的年龄。

不想,春节前后,一场席卷全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从武汉爆发,整个国家都进入了备战状态。各级各部门放弃休息时间,84岁的钟南山院士不顾危险赶赴武汉,全国各地医务人员请缨出征。道路停运、饭店歇业、景区关门、一切聚会聚集的场所全部关闭。小区封闭,农村封路,严防死守,遏制疫情发展。政府号召居民在家自我隔离,不要外出,减少传播途径。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是一场关乎人民生命安全的战斗。

生日到了,孩子不断来电话询问,生日宴如何办?在自己家里没有外人又何妨?防疫重于泰山,不说不能去饭店举办,就是在家里也不能聚集一块。女儿还在医院黑白地加班,我告诉孩子们听从政府号召,都在自己家里坚守,生日宴取消。

夜幕降临,小区里一片安静,街上路上很少有行人车辆。蜗居家里的人们,因一时的空闲而寂寞难忍,随即,一段段搞笑的微信相互转发。有在家用旅行包练习打铁的、有抱着被子抱鸡蛋孵小鸡的、有父子对着墙练乒乓球的、有夫妻对打逗笑的……各种花样,层出不穷。

妻子真是一个有心人,从外面订购了一个小型蛋糕,还炒了四个小菜为我庆生。蛋糕发出诱人的馨香,满桌的小菜提升了生日的气氛。我拿出了一瓶酒,一场儿女孙子孙女都没有参加的宴会正式开始。看着孩子们没能参加生日宴而发来的一条条祝福语,我感到无比的高兴。妻子说,祝你生日快乐,我说,感谢你这些年来为家庭的辛苦付出。

生辰烛光交辉,日暮心陶神垂。忘掉生日就会有返老还童的感觉,就不会有“老之将至”的悲戚和哀叹,就会像年轻人富于美好憧憬和青春活力,就会充满朝气和信心,就会每天信心满满地迎接崭新的一轮太阳,就会每天照样迈出创业的脚步,就会让人生永葆青春。

没有花香,没有喧闹,在家庭里我们夫妻举行了一场冷清且有意义的别样生日宴。我默默许下愿望:愿夫妻白头偕老,愿全家幸福美满健康,更愿这场抗击新型病毒的战争尽快结束。

2020年2月10日《滕州日报》荆泉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