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常说:“天边飘来故乡的云。”说的是故乡的云是最美丽的,游弋天空变化多端 , 在 村 庄 的 上 空 来 来 去去,会让你情不自禁的跌入故乡的万丈乡愁之中。

在乡间观云,最好是二八月。这时天高云淡,四野开阔。俗话说,二八月,看巧云。早晨,看那初升的朝阳,将从黑夜走来的天际,染成玫瑰色,忽而将那金光洒满山村树林,无不震撼心灵;傍晚,红彤彤的大太阳溅落西天,烧起漫天晚霞,气势雄伟;晚上,可静观北斗转动,牛郎织女星鹊桥相会,勾起对神话故事的众多联想。

闲暇之余,在故乡晴好的乡野里,我常常牵一只调皮的小狗,或一只温顺的小羊,坐在开满野花的草地或山顶、河岸,望着一望无际的苍穹,看那满天的云朵,心随云动,情与天融。当感叹 大 自 然 的 神 奇 和 美 妙 之时,丰富想像的翅膀翱翔升华到蓝天白云之间,让你从中得到无尽的享受和愉悦。

观云最美丽的时刻,要数雨后天晴看蓝天。天像用纯净水冲洗过一样,瓦蓝瓦蓝的没有一点瑕疵。从天边飘来一片白云,茫茫苍苍,很快化作战舰出海威风凛凛不 可 一 世 , 当 它 漂 过 头 顶时,又宛然幻作一叶扁舟轻盈而去。有时,几朵白云拼在一起挤挤闹闹好似不可开交,可是再细看却像晚归的群羊从山上奔涌而下,浩浩荡 荡 , 只 见 老 羊 倌 长 鞭 一甩,群羊奔突四散,化作朵朵棉絮不知所归。

最美的天空要数秋天的云,这时我爬到村前的提水站长长的堤坝,或疾步登上不远的小山顶。天空高深,云彩淡薄,碧空如洗,一尘不 染 。 有 时 , 飞 来 一 群 白鸽,白亮白亮的,金灿灿的就像五彩斑斓的鱼儿翱翔浅底;有时像少女浣纱,拉扯着轻纱,飘飘洒洒,当你要伸 手 去 抚 摸 时 , 却 又 够 不着。有时从远处飘来一朵白云 , 像 少 女 出 浴 高 挽 的 发髻,宽大的纱袖,飘逸的裙摆 翩 翩 向 你 走 来 , 异 香 扑鼻,是七仙女下凡,还是白素贞下山?……

云飘忽不定,像一个浪迹江湖的游子,足迹遍布世界各地,但最终还要回到故乡。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雪山南面的村庄教书,每当深夜总会传来薛河涓涓的流水之声。每到早晨,总会听到夜宿大山雀鸟的噪鸣。但最让我不能忘怀的还是山区的晚霞,这里村西的大山遮挡,太阳总是提前两个小时落下,晚霞照在满山的果树上、压弯枝头的谷穗上、碧波荡漾的小河里、拉着满车玉米花生的老牛身上。山村被 晚 霞 染 得 如 梦 幻 中 的 迷宫,当晚霞慢慢换上了深色的衣裙,四野的萤火虫便点起了无数的灯笼,它们又像云飘荡山村的每个角落。离开很久,眷恋之情,像似一只蝴蝶在久违的山村还常常飞来飞去……

故乡的云,就像故乡泥土,故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是魂牵梦绕的地方。我想以后无论我走到哪里,我依然还会想起这片天空中的云彩,我知道,它们会把我带到我想要到达的远方。

来源于枣庄日报   作者:马西良   2020年9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