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头诗,又名”藏头格”,是诗歌中,一种特殊形式的诗体,它以每句诗的头一个字,嵌入诗人想要表达内容中的一个字,是谓藏头诗。

唐诗,中国古典文学中的皇冠。唐诗中的名篇,既是皇冠上的明珠。

柳宗元的《江雪》既是这顶皇冠上的明珠,千百年来为人们竞相传唱,然而人们不知道的是,这首《江雪》竟是一首藏头诗,写尽了柳宗元的千古孤独,却又有几人知晓?

柳宗元,字子厚,山西运城人,唐宋八大家之一。他自小聪明,十三岁写过一篇文章,呈献给唐德宗,德宗阅后十分欣赏,认为此子才华出众,前途不可限量。二十一岁考上进士,入京做官。他与刘禹锡并称“刘柳”,与王维、孟浩然、韦应物并称“王孟韦柳”。

永贞革新

公元805年(贞元二十一年),唐顺宗即位后,改元永贞,重用王伾、王叔文等人,推行新政。因柳宗元与王叔文的政治理念相同,获得了提拔,任礼部员外郎。

在改革的进程中,他们贬斥贪官污吏、整顿税收,并策划夺取宦官兵权,谁知宦官俱文珍得知此消息后,十分恼火,于是他们联合外藩势力,逼迫病重的顺宗皇帝,立广陵郡王李淳为太子,同年八月五日,顺宗被迫禅让帝位给太子李纯,史称“永贞内禅”。

李纯即位,即宪宗。为了回报俱文珍、刘光琦、薛盈珍等宦官们的拥戴之功,他猛烈打击革新派,八月六日,贬王叔文为渝州司户,王伾为开州司马,柳宗元为永州刺史,永贞革新宣告失败。

被贬永州

永州地处湖南、广东、广西交界处。在唐代,那是一个人烟稀少,远离中土的蛮荒之地。

永贞革新失败后,遭到了宦官和宪宗极端打击的柳宗元,被贬为永州刺史,虽不像王叔文那样被赐死,但是在精神上,却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和压抑。在永州柳宗元无依无靠、无亲无友,可以说孤苦一人,承受着巨大的人生落差。

有一次他到冉溪,发现那里环境优美、景色宜人,于是就在那里安了家。每天忙完公事,他就到附近的山上游览。这期间,他写了大量的诗文,共计317篇,比如《小石潭记》、《袁家渴记》、《石渠记》、《石涧记》等等,来表达自己对官场和人生的价值取向。

千古名篇

柳宗元一生创作了540多篇诗文,其中有317篇创作于永州。在中国文学史上,他的诗文成就均极为杰出,可谓一时难分轩轾。

柳宗元被贬流放永州,时年三十三岁,正是年轻气盛的好年华,而流放的永州,又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偏僻小地,这在壮年的柳宗元心里是十分的苦恼、孤独。

然而,永州险恶的环境压迫,并没有消磨掉柳宗元的斗志,于是他把人生的价值、理想、志趣、孤独,通过诗歌来展现。

其中一首,脍炙人口的五言绝句,可谓千古名篇,想必人人都可开口既诵,这首诗就是《江雪》,也是一首藏头诗,请看: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我们把这首诗每句的第一个字,连起来是:千万孤独。可见柳宗元孤独到了极点,不是说孤独,而是千万个孤独,这说明他在政治上失意苦恼,在人生路上感到压抑渺茫。

因此他精雕细琢,用了寥寥二十个字,给读者展现出一幅雪江垂钓图,没有飞禽走兽,只有清冷寂寥、广袤无垠的雪景,以此展示柳宗元那种,已摆脱世俗、超然物外的清高孤傲,更是一种无尽的孤独。

结语

《江雪》这首经典,是每个国人上小学就必背的古诗,柳宗元借描写山水景物,歌咏隐居此间的渔翁,来展现自己的孤独。可是又有谁注意过,这首《江雪》竟是柳宗元的一首藏头诗,这究竟是柳宗元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作,朋友们怎么看?欢迎大家文后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