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说到花儿,总会触及心里最柔软的那块地方。

“笑靥如花儿”,“幸福象花儿一样”,等等,所有的美好和祝福都如花儿这般明媚、娇柔、可人。

可是,木棉花却是个例外。它在清代诗人沈恭尹的笔下是这样的:“浓须大面好英雄,壮气高冠何落落。”

看来,用娇柔妩媚这样的词汇是不足以形容木棉花的,因为它是属于英豪阔大的,如须眉伟岸的男子一般。

1、

看电影《刑场上的婚礼》。在广州红花岗的刑场上,陈铁军和周文雍两位气吞山河的共产党人,面对敌人黑洞洞的枪口毫不畏惧。

他们把刑场作为结婚的礼堂,把反动派的枪声作为新婚的贺礼,从容不迫地举行了刑场上的婚礼。

在烈士倒下的那片土地上,满城木棉花如血绽放。

壮硕的木棉树保持着顶天立地的姿态,红艳艳的木棉花就像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树梢。

壮士的风骨,英雄的气魄,这就是木棉花,英雄的花。

2、

据古籍记载,南越王赵佗曾经在公元前2世纪时献给汉朝一株木棉树。

原来,木棉花已经在中华大地上热热闹闹地开了上千年,快来和我读几首古诗词,邂逅古老时光里的木棉花。

魏紫姚黄像谁赊,郁李樱桃也没些。

却是南中春色别,满城都是木棉花。——

宋 杨万里《二月一日雨寒五首》

珍贵的姚黄魏紫牡丹花还没开放,李子花樱桃花已经快开尽了。但是,南方却有特别的春色,满城都盛开着红艳艳的木棉花。

不是花期未到就是将近尾声,北方正是青黄不接之时,南方的木棉花红透了半边天,霎那间令人眼前明亮起来。

奇花烂漫半天中,天上云霞相映红。

自是月宫丹桂种,嫦娥移植海门东。——明.王邦畿《咏木棉花》

奇异的木棉花在高高的枝头灿烂绽放,它们和天上的云霞遥相呼应。

木棉本来是月宫中种植的红桂,后来被嫦娥仙女移植种到了海门。

烂漫,壮观,高耸云端,这是只有木棉才有的壮观。

水气凉生晓日中,阶前过雨寺前风。

坐忘一树无青地,疑是霜林叶尽红。——明.王邦畿《海云寺咏木棉花》

太阳在水汽中升起,寺庙中风雨飘落。坐在树下看不见青绿的地面,好像树林上的叶子都变红了。

全诗无一处提及木棉花,又无处不是木棉花,因为木棉花已经红得遮天蔽日。

花期过了,火红的木棉花整朵整朵地落下,义无反顾。

花儿落在青草地,绝不枯萎,绝不褪色,即便是告别,也要保持花开时的样子,很英雄地道别尘世。

舒婷在《致橡树》里说:“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

这就是木棉的风骨,是花的风骨,也是人的风骨,自强,独立,爱,却不依附。

如果,你的身边有木棉花一般品质的亲人或朋友,一定要好好珍惜。就如它的花语一般:是珍惜身边的人,珍惜眼前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