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老师问一位二年级的小姑娘喜欢做什么事情,小姑娘一脸严肃的回答说:“画画”,末了,又坚定的加了一句 “抽象画!” 老师一脸惊讶 “what?你们是二年级?” 是的,何骁也老师已经教他们一学期的抽象画了,而且他们的大作令人吃惊。一起来欣赏来自临沧昔木完小何老师二年级班小艺术家们的大作。

文|何骁也

美丽中国2013-15届项目老师

现任教于云南省临沧昔木小学

送走了去年的六年级,从上学期开始我就接受了小学二年级的数学和美术。最早让我上美术课,其实我是拒绝的,因为我不能都没看过他们画画,让我上我就上。于是,我就让他们随手画了一节课,结果就有了下面这些画:

或者是这样的:

稍微好一点的是这样的:

当时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这样子怎么教呢?这么恶俗的色彩搭配,这么局限的绘画内容。一定有很多老师和我遇到的情况是一样的,他们的美术世界里充满了树、草、太阳、花儿和房子。

顿时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这大千世界,怎么可能就这么一丁点儿东西来画。我的学生们理应得最好的啊!理应去欣赏去描绘最美的世界啊!于是呢,我就又分析了一下他们的画儿,发现我最不能忍的是恶俗至极的色彩搭配。那么,就从色彩开始吧。

我就带他们去看蒙德里安的画,去认识这种从没有过的绘画方式,去想象这个画表达什么,有好多好多精彩的答案。有人说蒙德里安一定是一个很严肃的人,有的说他可能爸爸妈妈管他管得很严格,等等等等,出乎意料。讲解完蒙德里安的画作之后,就让他们按照这种风格画一幅自己的抽象画,我觉得蒙德里安的背景音乐应该是巴赫的,于是在他们创作的时候就给他们放巴赫,虽然我不喜欢巴赫。

然后他们的画儿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三色手

有了一些进步,但是色彩的恶俗搭配仍旧没有得到治愈,那怎么办呢。就从色彩搭配开始吧。接着就开始画手,让他们观察自己的手,每一个毛孔都要观察到,然后用画笔画上去,接着涂颜色。这次我让他们自己挑选出三种颜色,只能三种,并且不能差异太大,而且明确要求

:不!能!用!荧!光!黄!

终于有了这些美妙的手:

我的教室

看起来,他们的审美开始慢慢变得克制和有倾向了。那么可以适时地往抽象本身靠拢了。首先让他们画教室,把教室里具象的物体都分拆开来,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