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5日,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各位人大代表也纷纷谏言,其中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倪闽景建议助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那委员建议助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具体怎么落实?老年群体的社会问题有哪些?

一、委员建议助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具体怎么落实?

3月5日,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倪闽景建议助力老年群体主动融入“数字时代”。他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超过2.5亿,占总人口数的18.1%,而在互联网生活运用层面上,如“绿码”使用上,还有许多老年人处于大门之外。所以,他建议让老年人从“被动输入”到“主动融入”,提高老年人数字素养,“我们关心老年人,就是关心自己。”

二、老年群体的社会问题有哪些?

1.老年群体社会治理理念滞后,治理模式和治理思路亟待转型。从社会治理理念来看,传统老年群体社会治理理念片面地将老龄化问题等同于老年人的问题。城市老年群体社会治理更多体现为被动的回应性治理,传统的事后应对和决策模式容易引发政策冲突、政策滞后和政策资源浪费。此外,涉及城市老年群体社会治理的政府部门、机构众多,以部门为主导而形成老龄化相关公共政策导致各部门之间职能交叉,权责不清,各自为政,缺乏合力。

2.老年群体社会治理主体单一化,多元治理主体力量发挥不够充分。首先,以往将政府视作社会管理的主导性力量,对其附加包揽一切的无限责任,对于涉及城市老年群体的各方面事务大包大揽。其次,受政府力量掣肘和市场经济体制建设不完善的影响,老龄经济资源配置的市场化机制建设薄弱,老龄产业持续运行的内生性动力缺失。再次,家庭功能弱化,老年人自治积极性不高。

3.老年群体利益结构复杂化,基层社区治理难度加大。首先,在老年群体从“单位人”向“社会人”的转化过程中,负责其利益分配和维护的责任主体由单位向社区发生根本性转移,在促使老年人利益诉求显性化的同时也导致了其利益诉求容易被忽视。其次,流动老年群体规模和比例的增加进一步加剧了城市老年群体利益结构的复杂性和利益分配的调处难度。此外,城市老年群体利益的日益凸显加剧了代际利益冲突的可能性。

4.城市老年群体公共服务供给缺口扩大,供需不对称亟待平衡。从数量上看,受功能定位及其辖区面积的影响,全区的养老机构床位数尚不能满足城市老年人口的入住需求。由于医养护结合探索多停留在试点阶段,养老机构在服务内容和服务质量上也难以满足老年人,尤其是高龄、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对于长期照护服务的需求。随着老龄化进一步加剧,城市老年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和适老化改造正在成为老年群体的刚性需求,然而目前这方面的城市规划远滞后于老龄化进程。此外,有利于延长老年人劳动参与时间的年龄友好型工作场所,有利于老年人终身学习和社会参与的年龄友好型学习、休闲场所同样有待建设。